快捷搜索:  as  xxx  test  1111

张燕生接受专访,建言佛山高质量发展

1842586262018-11-28 09:27:59.0郑佳欣张燕生接受专访,建言佛山高质量发展4287455佛山新闻

/enpproperty-->

“佛山是研究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样本。佛山既不是特区,也不是省会城市,还不是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和产业重点发展的地方。佛山过去40年的发展凭借的是市场经济、草根力量,一点点演化发展出来的。”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对改革开放的佛山经验、政府和市场的良性互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等话题展开深入探讨。

“从佛山改革看中国”“六个佛山故事”“佛山故事的四个意外”……2013年底,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与香港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合作的一项调研,将佛山过去35年的成长故事,系统地展示出来。时隔五年,在改革开放40年的节点上,作为该项调研主要负责人的张燕生再次观察佛山的发展,把脉这座改革开放先锋城市的当下与未来。

“佛山要更好地发挥市场的作用,实现高质量发展,下一步应该要更好地面向全球市场。”张燕生表示,在当前全球化的新形势下,佛山要形成全球综合运作能力,营造新的共享发展模式。佛山的基因要从实业家变成面向全球、面向科技、面向服务的全球化人才。

佛山模式“坚守实业、坚守内生、坚守市场”

佛山发展模式是“养孩子”,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把自己的孩子从小养大,通过发展内生性的中小型与民营企业,从制造业的低端一步步往上走。这就突破了“代工”模式的局限,形成独立自主发展的模式。

南方日报:你曾经多次到佛山调研,提出佛山是研究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样本。在过去的40年时间里,佛山为中国的改革开放贡献了哪些经验和做法?

张燕生:改革开放40年以来,除深圳经济特区的体制创新引领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模式外,广东还走出了另外两大发展路径。这背后有着不同的主导驱动发展的力量。

一种是靠代工、贴牌逐步发展起来的发展经验。这种发展模式表现为“领孩子”模式,“领孩子”重在招商引资,呼唤的是一个服务性政府,即政府要通过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更多的代工贴牌企业前来投资建厂共享发展。而另一种是佛山的“养孩子”模式,“一把鼻涕一把泪”把自己的孩子从小养大。也就是通过发展内生性的中小型与民营企业,从制造业的低端一步步往上走。这就突破了“代工”模式的局限,形成独立自主发展的模式。

南方日报: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历程中,佛山的改革具有什么样特殊的意义?

张燕生:佛山是研究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样本。佛山既不是特区,也不是省会城市,还不是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和产业重点发展的地方。佛山过去40年的发展凭借的是市场经济、草根力量,一点点演化发展出来的。在中国的40年改革开放中,佛山的样本意义就在于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更好地发挥市场的作用,发挥内生增长的作用,坚守制造业。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坚守提供公共产品的本分,社会持有开放包容的态度,一年一年把政府、社会的作用发挥好。佛山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佛山的特点是民营经济、是“草根”,市场能够改变佛山,也能改变更多的中国城市,所以我们觉得佛山是最好的研究样本。

南方日报:相比其他城市,这种“养孩子”的模式可贵在哪里?

张燕生:我们把佛山与宁波、青岛、无锡以及苏州进行比较的时候可以发现,佛山的工业增加值、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排名都比较靠前,佛山过去40年取得的辉煌成绩靠的是在民营经济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制造业,创造了内生性的增长动力。

我们观察城市,拨开事实表面的浮土去对比会发现,一些明星城市去掉外资以后,剩下的内生增长的产业,排在前面的就是房地产、重化工业。你会发现,在坚守实业、坚守市场方面,很多城市做得并不如佛山好。而一些经济总量比佛山低的城市,税收收入反而超过了佛山。这是因为佛山的“养孩子”模式,要把孩子从小养大,就要放水养鱼,城市的税收不会很高,政府把更多好处留给企业、给社会、给民众,真正做到了藏富于民。佛山模式需要一代一代人坚守实业、坚守内生、坚守市场,就像愚公移山一样,这是最不容易的。政府怎样守住本分、保持定力,这非常难。

南方日报:如果说佛山的发展模式是“养孩子”,那么这个“孩子”现在成长到什么阶段?

张燕生:到了“游击队”要变成“正规军”的阶段。这个时候,“正规军”是跨国公司,民营企业、草根企业、中小企业要变成跨国公司,这个跨度非常大。

佛山昨天面临的问题是怎么培育草根,未来40年佛山需要培育更多的跨国公司。从“游击队”到“正规军”脱胎换骨地转型很难,因为企业缺乏技术、人才、资金、品牌、渠道和转型升级的经验和能力。佛山的草根、民营、中小企业要想转型,光靠市场是无法做到的,因此为什么讲一定要发挥政府和社会的作用。这个时候佛山的投资环境、市场环境、营商环境就要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在高技术制造、高技术服务领域也都要按照国际通行的规则、市场经济的规则、法制的规则去做,这对政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佛山如果能够解决从“游击队”到“正规军”的转型问题,那么中国其他城市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佛山对于中国的意义。

良性互动“在转型的当口,政府的作用比市场还大”

佛山要更懂得要素的创造,把佛山的市场基因、实业基因和外部的创新基因“嫁接”,在佛山产生更多从无到有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政府要从公共利益的角度引导,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更好的发展环境,产生要素创造的效果。

南方日报:你提到过,佛山改革的成功之处就在于政府和市场之间的良性互动。在转型的当口,政府的作用可能要先于或者优于市场。

张燕生:很多城市都是行政中心或军事要塞形成的,而佛山是因市场而形成的城市,这一点也决定了佛山的基因,这座城市还是比较市场化。

但是,政府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企业成长的每一步就像孩子一样,摔跤是必然的,但是不能让孩子摔坏。也就是说,政府不是去干预市场管企业,而是要营造环境帮助市场。政府要从公共利益的角度引导是很重要的,创造一个好的营商环境、好的投资环境、好的市场环境、好的法治环境、好的服务环境,然后产生要素创造的效应,这对佛山而言是很重要的。市场是盲目的、逐利的,政府的作用变得特别关键。特别是在转型的当口,政府的作用比市场还大。

对佛山来讲,下一步就是要在这个方面取得突破。我经常说,什么是世界第一,中国人加上好制度就是世界第一,现在佛山就是要在好制度上取得突破,取得突破就是世界第一。

南方日报:在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背景下,佛山如何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

张燕生:佛山要更懂得要素的创造,把佛山的市场基因、实业基因和外部的创新基因“嫁接”,在佛山产生更多从无到有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在转型升级的当下,政府的作用其实要先于和优于市场。政府要从公共利益的角度引导,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更好的发展环境,产生要素创造的效果。

比如,企业转型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能够培养合格的高素质的员工。这是我们现在的一个短板,这需要发展多层次的职业教育和技术培训。佛山正在对标德国和欧洲、学习德国和欧洲,它们是如何构建双元的教育体系?一半的孩子学习知识,一半的孩子学习技能。这种事情光靠企业是做不到的,它需要政府、全社会共同来做。

佛山新要素的引进最典型的案例就是美的并购库卡。美的作为一个家电企业,应对产业升级对机器人需求的痛点,并购了德国机器人企业库卡,这是市场引导出来的,说明这里有强大的市场基础、内生基础。如果佛山有更多这样的项目,未来的发展就会很好。

南方日报:有这样的项目是真正的市场规律在发生作用,不是政府招商招回来的,它是“养孩子”的过程中产生的。

张燕生:招商引资招回来的“孩子”一般都是榜样,但是招榜样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变好,但是你的“孩子”要变好,光有一个榜样是不够的,你需要很多方面帮“孩子”,他要学音乐、学绘画,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佛山作为制度改革先行先试的地方,应该在这个方面有所突破。

市场活力“形成全球综合运作能力,营造新的发展模式”

佛山要从“实业家之城”变成面向全球、面向科技、面向服务的全球化人才之城。通过全球运作,吸引全球的人才、全球的企业落户佛山,实现从内生性、草根到现代化、全球化、法治化的转变。

南方日报:在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佛山怎样进一步激发市场的活力?

张燕生:我们说的市场是一个生态体系。市场经济是分层次的,最初级的市场是农贸市场,然后是商品市场,接着是要素市场,再往上是金融市场和衍生品市场、无形资产市场以及公共服务的市场。对于佛山而言,佛山的成功在于农贸、商品市场阶段,佛山的要素市场还处于攻坚阶段,再往上就是金融市场和衍生品市场。如何用好境内外多层次资本市场,是佛山接下来的重要课题。佛山是在金融抑制条件下发展起来的,怎么把金融的抑制变成金融的深化和创造,这对于佛山来说是一篇大文章。

佛山要更好地发挥市场的作用,实现高质量发展,那么下一步应该更好地面向全球市场。在当前全球化的新形势下,佛山要形成全球综合运作能力,营造新的共享发展模式。佛山的基因要从实业家变成面向全球、面向科技、面向服务的全球化人才。通过全球运作,吸引全球的人才、全球的企业落户佛山,实现从内生性、草根到现代化、全球化、法治化的转变。例如,如果有国家级的重大科学装置放到佛山,会带来佛山本身所没有的基础研究、基础应用研究的团队和集聚,带来更多的创新人才,佛山的成长基因就变了,从传统变成创新,因此怎么赢得国家的支持非常重要。佛山应该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像蜜蜂采蜜一样,把全世界的优秀人才团队汇聚起来,建立起一个跨境的创新网络,把别人的网络变成自己网络的一部分,让佛山成为创新成果策源地的重要节点。

佛山下一步就是要利用内生性增长因素、民营经济的竞争优势,和草根多样性的优势,推动城市的现代化。这是佛山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

湾区崛起“万亿城市是内生性增长模式取得的成果”

进入“万亿俱乐部”是重要的标志,是佛山改革开放40年内生性增长模式取得的成绩,是市场、政府和社会三位一体发展模式产生的丰硕成果。

佛山的经验是可以推广、可以移植的。我们期待佛山走出一条通向未来之路。

南方日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广东改革开放的大机遇、大文章。在粤港澳大湾区加快建设规划的背景下,佛山怎么样把握湾区发展的机遇?

张燕生:粤港澳大湾区要对标国际三大湾区,现代制造对标东京湾区,现代科技对标旧金山湾区,现代金融对标纽约湾区。而粤港澳大湾区的内部,现代金融的代表城市是香港,现代创新的代表城市是深圳,现代制造的代表城市现在也是深圳,未来可能是佛山。在粤港澳大湾区中,佛山的传统制造业是做得最好的,佛山传统制造业向现代制造转型,是粤港澳大湾区最具备条件的地方。佛山对外要对接三大国际湾区,对内要对接香港的现代金融、现代服务和一流大学,对接深圳的创新活力和现代制造体系。佛山还要开放、包容、共享,加快行动,加快与广州、肇庆的同城化,为佛山的转型升级提供助力。经过近几年的推动,广佛同城化一步步形成。广州是省会城市,大学、科研院所、高端人才集聚。佛山的经济实力在全国地市级排第一,制造业、民营企业、体制创新活力在广东乃至全国都是最好的。佛山的制造业跟广州的创新资源、现代服务业强强联合,可以取得1+1>2的效果。在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型时期,广佛同城有望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打造高质量发展的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核心区。

南方日报:我们留意到,佛山的经济总量已经接近万亿,佛山有望成为广东第三个进入“万亿俱乐部”的城市。你对此是怎么看的?

张燕生:这是个重要的指标。进入“万亿俱乐部”是重要的标志,是佛山改革开放40年内生性增长模式取得的成绩。这不仅仅是说佛山的发展速度迅猛,这还是市场、政府和社会三位一体产生的丰硕成果。这也不是唯GDP论,我们要从改革开放和佛山独特模式的角度来理解佛山的经济总量突破万亿。高质量发展的前提是发展要有速度,没有速度的高质量是不可能稳中向好、稳中求进、稳中有变的。

南方日报:当前,长沙、郑州、武汉等内地省会城市发展势头强劲。在新的城市竞合中,你还会继续看好佛山吗?

张燕生:佛山是一座可以给其他的普通地级市创造经验的城市,因此我们很重视它的发展。我说佛山是中国的未来,意思就是佛山能做到的,其他地方也能做到。佛山的经验是可以推广、可以移植的。我们期待佛山走出一条通向未来之路。

■专家简介

张燕生是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专业研究领域为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曾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重点研究项目、国家发改委重点课题等。他早年从事发展经济学研究,此后从事外贸、外资,以及对外开放等研究,对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动力转换,以及新时期发展战略方式的研究,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张燕生常年研究“佛山探索”,曾刊发《从佛山看中国改革》等报道,引发高度关注。

观点摘要

佛山是研究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样本。佛山既不是特区,也不是省会城市,还不是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和产业重点发展的地方。佛山过去40年的发展凭借的是市场经济、草根力量,一点点演化发展出来的。

佛山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佛山的特点是民营经济、是“草根”,市场能够改变佛山,也能改变更多的中国城市。

佛山模式需要一代一代人坚守实业、坚守内生、坚守市场,就像愚公移山一样,这是最不容易的。

佛山应该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像蜜蜂采蜜一样,把全世界的优秀人才团队汇聚起来,建立起一个跨境的创新网络,把别人的网络变成自己网络的一部分,让佛山成为创新成果策源地的重要节点。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内部,现代金融的代表城市是香港,现代创新的代表城市是深圳,现代制造的代表城市现在也是深圳,未来可能是佛山。在粤港澳大湾区中,佛山的传统制造业是做得最好的,佛山传统制造业向现代制造转型,是粤港澳大湾区最具备条件的地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